经典文章经典文章

那年枣花分外香

2020-05-22 16:10:15 写回复

 由于在初二表现特别“突出”,初三开学分班时,我被班主任拒之门外,父亲只好求一位做班主任的本家收留我。

 这位班主任是个和善的老头儿,那时他应该有50多岁了,见谁都笑眯眯的。我听一个留级生说,班主任是武汉大学美术系毕业的。父亲带我第一次见班主任时,他笑眯眯地看着我说:“这孩子不像他们说的捣蛋孩子啊!”我连连点头,心里暗自发笑。

 班主任上课有个特点,那就是喜欢看着屋顶讲课,一副仰望星空的样子。他面带微笑,发出抑扬顿挫的声音。我觉得他讲课的样子滑稽可笑。同学们调侃说,班主任讲课时心里大概在数椽子。在他的课上搞小动作,他根本发现不了。班主任用的语文教科书,封面明晃晃的,里面夹的小纸条参差不齐。讲着讲着,他有时会停下来,将小纸条上的题目写到黑板上,边写边说:“这道题是1985年考过的,很典型……”

 我入班不久,班主任便知道了我的“厉害”,我也知道了他的厉害。我是大错不犯

原创文章

,小错不断。我每次犯了错,他都把我喊进办公室,让我站着。他也不说什么,该做什么还做什么。我浑身不自在,心理压力越来越大。站了几回,我便怕了他。但真正怕他,是那次被他揍过之后。

 我座位前排有个女生,初二的时候我就喜欢她,几次忍不住向她表白。可是我写的字条、信,还有送给她的笔记本,都被她退了回来。她还说,若我再骚扰她,她就告诉班主任。禁不住几个哥们儿的嘲讽,我便生了报复之心,将一条玩具蛇放进了她课桌的抽屉里,结果把她吓惨了。她的母亲闹到学校,班主任气冲冲地揪住我,用手里的教科书噼里啪啦一阵拍打,看那女生的母亲脸色缓和了,他才住手。

 等我们俩单独在办公室的时候,他笑眯眯地问我要不要吃苹果,我不知死活地說想吃,他马上从椅子上站起来,挥手凿了我几个“脑瓜崩”——用手指关节凿我的脑袋——凿得我眼冒金星。凿完了,他突然问我还吃不吃苹果,说着话他真的从抽屉里拿出一个苹果,递给我。那一刻我哭笑不得,觉得他太难对付了!我挡不

原创文章

住那鲜艳的苹果的诱惑,竟然接过来,没心没肺地吃起来。那天,班主任第一次跟我说了很多话,我也是第一次认真听他说了很多话。他说我是“聪明反被聪明误”,如果走正道,将来肯定有出息;他说早恋是毒药,害人害己。那次被他“修理”以后,我竟然收了心,成了一个认真学习的学生.学习成绩逐渐提高。

 那时,初三的课都是年前讲完,年后主要是复习。进入农历五月,我和两个要好的同学向班主任提出,要离开学校,到我家的小院去复习,想不到班主任竟然同意了。他说以前有个学生学习很差,可考前两个月一努力,中考时成绩竟然在全乡学生中名列前茅,他希望我们闭关修炼,下一番苦功,也能成为黑马。为此,班主任还做了几个家长的思想工作,使我们顺利入住我家的小院。

 那是我家闲置的小院。厨房前有一棵树龄比我年龄还大的老枣树。那时老枣树枝繁叶茂,米粒大的枣花满树都是,蜂飞蝶舞,满院清香。现在想来,我们当时选择清雅的小院作为复习场所,真是绝佳的选择。

 可是进入小院不久,我的父亲便怒不可遏地要求班主任把我们弄回学校去。一个要好的同学,他的父亲去世,母亲离家出走了。正赶上收麦,我们几个同学决定帮他家收麦,可是又怕家长不同意。那天,我们早早地起床,偷偷地去帮忙。割完麦子回到小院,天已经擦黑儿了。我的父亲暴跳如雷——家里那么忙,他不让我们干活,让我们腾出时间复习,我们竟然跑去帮人家收麦!后来,不知班主任跟父亲说了什么,父亲才打消了将我们赶出小院的念头。

原创文章

 或许是满院枣花香的缘故,我们在小院里学习,效率非常高。学校举行摸底考试,我们几个的成绩都不错。

 中考后我一直惴惴不安,牵挂着我的中考成绩。老枣树满树挂枣的时候,中考成绩也出来了。那天我正在村里的池塘中洗澡,父亲忽然出现在岸上,高喊我的名字。很快,全村的人都知道我考上了中等师范。那时,考上中等师范,是农村初中生的梦想,毕业后国家分配T作。

 我师范毕业后,和班主任做了几年同事,跟他学到了很多做人做事的道理。时间过得真快,转眼间我已过不惑之年,从教也将近三十载。恩师已经作古。

 我家的那个小院后来废弃了,老枣树也死掉了。我回到老家,进了那个残破的小院,便会想起初三那年在小院苦读的情景,想起满院的枣花香。

精彩推荐
相关推荐